寵物入殮師:我為這些小生靈“擺渡”

來源:重慶寵物火化寵物殯葬服務中心網址:http://www.xinxiangtour.com瀏覽數:2163 

  蘇文雄與寵物在一起

  寵物靈堂

  遺體吹干

  遺體清洗

  火化之前

  葬禮

  7月5日上午,蘇文雄站在“歸途寵物善終服務中心”大門外,等待一只已經故去的金毛犬。今天,由他來安排這個狗狗的“最后事宜”……

  三個鐘頭后,一切安排妥當。狗狗主人感激地緊緊拉著蘇文雄的手說:“謝謝您了卻我們一家人的心愿。”

  從兩年前丟掉“鐵飯碗”創辦這個“寵物善終服務中心”,一路走到今天,蘇文雄越發肯定自己的選擇。雖然經歷了幾次大起大落,“中心”甚至幾近倒閉。

  親人反對,朋友嘲笑

  今年40歲的蘇文雄,老家在福建古田縣,從小做事認真仔細、又有韌勁的他,酷愛讀書。2000年大學畢業后,他進入一家國企工作,三年后成為產品部門經理,負責產品規劃、研發、設計及生產。2006年結婚,妻子叫吳蓉,在一家教育機構做后勤。

  一晃在崗位上干了十多年。平穩的工作讓蘇文雄感覺沉悶,逐漸產生了要出去闖一闖、尋找更有意義也更有意思的工作的念頭。

  蘇文雄從小特別喜歡寵物,他家養著兩只狗和一只貓。妻子吳蓉一直有每天到小區喂養流浪貓、狗的習慣。

  2013年8月,蘇文雄收養的一只貓去世了,他當時找了塊空地將其尸體掩埋。不久,這塊空地被用作建樓。“當時覺得連去看它的地方都沒有了”,蘇文雄為此失落了好長時間。看到身邊養寵物的人越來越多,許多人為死去寵物的歸宿煩惱,他有了做寵物殯葬的想法。

  他跟好友阿王商量,兩人一拍即合,決定辭職專門干這個行當。他們認為,這是個“朝陽產業”。

  2014年初,蘇文雄出資40多萬元,跟好友一起注冊成立了“歸途寵物善終服務中心”。

  他嘗試仿照人類殯儀館的做法,為客戶提供從寵物遺體接送、寵物遺體清理美容、告別儀式、火化到入葬的一條龍服務。作為一名骨灰級的愛寵人士,他希望通過這份職業讓每只寵物能體面地離開。

  寵物入殮師,這是個新鮮行業,蘇文雄的所作所為在得到許多人支持的同時,也遭到了至親的反對。

  在創辦這個中心之初,蘇文雄曾經跟妻子吳蓉商議過,吳蓉雖擔憂“中心”的生存狀況,但作為愛寵人士,她全力支持丈夫這項工作。可是,對于父母,蘇文雄則有顧慮,沒敢把自己跳槽的事據實相告。

  2014年6月的一天,父母從福建老家來到深圳看望兒子,蘇文雄做寵物殯葬中心一事終于被老爸老媽知道了,他們狠狠地“教育”了他一頓。兩位老人家就是不明白,兒子為什么要丟掉“鐵飯碗”,去干這勞心費力的寵物火化。他們一連好幾天不搭理兒子。

  身邊的朋友也覺得他太沖動,這把要養家活口的年紀,突然放棄辛苦打拼的一切,白手起家創業,還干的是這么一個新奇行業!有人甚至嘲笑他“腦子叫門擠了”。

  父母的埋怨和朋友的不理解,令蘇文雄很是憋氣,他把自己的苦惱發在微博和朋友圈里。不料僅僅一天工夫,卻獲得了眾多寵物主人的點贊,他們的肯定與鼓勵給了蘇文雄信心。

  蘇文雄想到了馬云的一句話,“怎能沒有夢想,萬一實現了呢”。

  認準的事情,說干就干。他開始為善終中心選址、進設備、招人。1000多平方米的地,光裝修就花了20多萬元。又招聘了一個司機,一個后勤,再加上他和合伙人,2013年12月,歸途寵物善終服務中心在東莞市清溪鎮一處僻靜處掛牌成立了。

  寵物遺體服務的收費以遺體的重量收費,低于5公斤的收費800元,超過30公斤的則是2400元,最高封頂是2400元。

  開張后的中心,每天只有一兩單活兒,經營的壓力開始顯現。

  蘇文雄開始通過互聯網、朋友圈發布信息。隨著知名度的提高,“中心”的生意開始有起色。

  鄰居驅逐,好友撤資

  但是,高興沒幾天,麻煩就來了。

  蘇文雄的寵物殯葬中心安在東莞清溪鎮,附近居民得知他公司的業務后,決意要他搬遷。

  他們不愿意天天與死去的動物為鄰,向鎮上有關部門告狀。蘇文雄沒有違規,自然不搬。當地居民又逼迫房東給蘇文雄施壓,停水、停電、堵路……能用的招數都用了。原來簽訂三年的合約,只得提前解約。

  蘇文雄唯有再到別處選址。由于有了上次的教訓,蘇文雄在選址時更加小心翼翼,害怕半途而廢。最后定址在東莞的樟木頭鎮。這里的房東也是一位愛寵人士,于是滿心歡喜地干了起來。

  經過一個多月的前期工作,裝修、設備安裝完畢,將要掛牌營業了,這時,房東卻突然找到他,期期艾艾地說:“哥們,不好意思,你們還得搬家啊。”原來房東老婆改變了主意,堅決不同意。裝修花掉了十多萬,豈能打了水漂?這時,房東老婆沖到“前臺”,潑婦一般胡攪蠻纏,無奈的蘇文雄只得再次“撤軍”。

  這時,另一個壞消息又傳來:合伙人撤資走了。得知這個消息的當晚,蘇文雄在一個破舊酒館里喝起了悶酒,最后酩酊大醉。醉眼蒙眬的他仰望星空,不禁悲從中來,號啕大哭,他有了打退堂鼓的想法。但妻子吳蓉卻安慰他:“堅持!我們一定要把這個溫暖的事業好好干,干好好。”妻子從兜里拿出一張儲蓄卡遞給蘇文雄,“我們所有積蓄都在這里,需要用錢就從這拿吧。”有了妻子的支持,蘇文雄心頭安穩了許多,也有了把這項事業干下去的動力。

  2014年10月,他將服務中心搬到了位于東莞黃江鎮的一個工業區內。為了減少村民的非議,服務中心總是在夜晚開爐處理寵物的遺體,但工業區所在的村委會發現后多次斷水斷電。所幸有房東理解和支持,每次有村民找上門來,都是房東出面解釋和頂著。還好,經過三次搬遷之后,總算穩定下來。

  當然還是會有附近的居民過來“挑事”,但蘇文雄已學“乖”了,既不硬頂也不躲避,而是耐心作解釋,盡力讓居民理解,告訴他們:“這是一個既環保又有意義的工作,寵物遺體扔掉和掩埋實際上都不是最恰當的處理方式。多數寵物都是病死的,有的還是流行病致死。尸體含有大量病毒細菌,如果隨意丟棄或掩埋,不僅污染環境,還可能傳染病毒。所以最好的處理方式還是火化。”

  慢慢地,他的誠心打動了周圍的居民,他們也漸漸理解蘇文雄想把這個溫暖行業做下去的不易。

  讓寵物像人一樣有尊嚴地離開

  雖說蘇文雄的寵物善終服務中心沒了搬遷之憂,但由于業務量不大,經濟效益一直不好。繼合伙人撤資后,招收的兩名員工也先后跑了。得知兒子的事業陷入窘境,曾一度揚言要斷絕父子關系的老爸,卻很快放下成見,跟妻子一塊,于2015年7月,從福建老家來到廣東東莞,協助兒子干起了這“積公德”的事情。

  每當看見白發雙親微弓身體忙前忙后時,蘇文雄心里除了感動還有愧疚。因此,中心的大小事情他都親力親為,每天除接單、運送寵物尸體外,還要兼做遺體美容。

  給寵物做遺體美容的步驟是,先用寵物專用的沐浴露和滴露消毒液做清洗,然后用吹風機將寵物的身子吹干,再用梳子將其毛發整理,最后是耳朵清潔和腳趾甲修剪。整個過程要持續近一個多小時。

  寵物遺體清理完畢后,蘇文雄給這只寵物蓋上黃布,送到遺體告別室,若客戶需要,會有寺院請來的和尚為它誦經超度。之后,參加告別儀式者插上香,并祭拜。多數主人會在寵物寶寶的遺體前痛哭流涕,蘇文雄除了安慰悲痛中的客戶,還特意為他們設置了一間主人休息室。接下來,寵物遺體被送往火化爐。最后,蘇文雄用專門的打磨機將骨灰磨成粉末,裝到一個瓷壺里,整個流程才算結束。

  “我完全是仿照殯儀館的工作模式,為每一只逝去的寵物寶寶提供一條龍服務,想讓它們能夠像人一樣有尊嚴地離開。”蘇文雄說。整個操作流程都有視頻錄像,客戶在拿到寵物骨灰時,還可以拿到一個刻錄的光盤。

  2016年7月9日,一只取名為“飛飛”的金毛犬被其主人撫養了接近10年后去世。其主人一直視它為自家孩子,“飛飛”主人對記者說,之前為了救活它,花了很多的錢。因為“飛飛”是他的救命恩狗。

  原來,5年前的一個冬天,他在家午休,一向溫順的飛飛,突然朝他狂吠,并且使勁拽他下床。他睡眼惺忪,感覺渾身無力,但聞到一股刺鼻的味道,大腦一激靈,他突然意識到,3小時前自己做飯吃可能忘記關煤氣閥了。可這時,自己卻有氣無力,昏昏欲睡,要不是“飛飛”一直不停拖拽,他根本挪不出房間……主人得救了,從此對這只有救命之恩的金毛犬呵護有加。他們在相濡以沫的情感中相互陪伴。“飛飛”得了重病后,主人到處尋醫問藥,最終還是沒能挽救它的生命。

  于是,主人通過網絡查找到蘇文雄的寵物善終中心,迫不及待地與蘇文雄洽談“飛飛”的善后事宜。他看過系列程序感到滿意,于是放心地把“飛飛”的后事交給蘇文雄辦理。

  ……

  三炷香燒畢,金毛犬“飛飛”的遺體被送到火化爐里。在近千度的火化爐里焚燒了兩個多小時后,最后成了一堆骨灰,并在主人的見證下,裝入定制的骨灰盒里。寵物主人手捧愛寵骨灰千恩萬謝。

  為離開的小生靈塑像,讓其“重生”

  在與客戶的交流中,蘇文雄發現,許多寵物主人都希望能夠“留住”寵物,僅有照片、錄像是不夠的,他們希望寵物能夠“重生”。于是他想到了做動物雕像。由于有繪畫和設計的底子,他便自己動手嘗試。

  他從卡通頭像開始,又嘗試了立體雕刻,最終確定采用仿真雕刻。

  做法是先用精雕油泥給寵物塑模,盡可能還原其生前的樣子,經主人認可后,以雕刻的作品為母模做出模具,然后利用樹脂材料澆進模具,等凝固后出白模,最后一道工序是涂裝,就是按寵物的皮毛顏色依次上色……出來的成品令主人們愛不釋手。

  2016年8月10日,一位年輕女孩找到蘇文雄,她是一只叫“黑霸”的基爾摩斯犬的主人。“黑霸”因病去世,在火化前,她希望蘇文雄能夠雕刻“黑霸”留作紀念。蘇文雄根據“黑霸”生前的照片、視頻,很快捕捉到“黑霸”調皮而又霸氣的獨特風采。

  當雕塑擺在面前時,那女孩先是久久盯住雕塑一動不動,繼而淚流滿面。她雙唇打著顫,喃喃道:“太像了,太像了!”

  每當這時,蘇文雄心頭都會有一種小小的滿足感和使命感。他的工作是有價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