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物殯葬專業機構收費低 無資質商家花費不菲

來源:重慶寵物火化寵物殯葬服務中心網址:http://www.xinxiangtour.com瀏覽數:388 
市動物無害化處理中心可接受寵物火化業務。

  近年來,寵物殯葬成為新的市場需求,也成了部分主人的困惑。

  目前市場上有一些機構可代為辦理寵物身后事,不過從業者承認目前市場尚不成熟,他們希望相關部門能規范寵物殯葬并予以推廣。

  市動物無害化處理中心的相關負責人則透露說,按照主人的需求,該中心收費從5元到2000元不等,而現在市面上私自開設焚燒點的商家并不具備火化寵物的資質。

  青年報首席記者 范彥萍 實習生 朱嘉雯

  寵物主人 “希望給它和人一樣的待遇”

  市民唐小姐的蘇格蘭牧羊犬“小牧”養了8年,近日,它在位于奉賢浦衛公路上的“寵物殯儀館”結束了它近12年的生命。

  說起“小牧”的離去,唐小姐言語中透著百般不舍。“這些年它給了我很多陪伴。我家住四樓,每次加班回來,剛打開一樓的單元門,小牧就開始哀嚎。我到家它更是發出像哭一樣的叫聲,每次都要安撫好久才會平靜下來。”

  這些年,“小牧”儼然成了唐小姐的家人。“我每次下達指令都不用說話,一個手勢它就懂。它對我要求得太少,什么事都是以我為主,總是默默陪伴。”

  不幸的是,去年下半年“小牧”得了骨肉瘤,因為右肩長了腫瘤,不能正常行走,吃得也越來越少,日漸消瘦。唐小姐介紹說,大型犬到了10歲之后基本上都是活一天算一天。醫生也表示治療對“小牧”已意義不大,就算切除腫瘤,它也承受不起隨之而來的痛苦。唐小姐忍痛為“小牧”做安樂死。

  一邊珍惜陪伴“小牧”的最后時光,另一邊,唐小姐也開始慎重尋找能為“小牧”處理身后事的地方。通過網絡搜索和親友介紹,她終于找到一家自認為不錯的網店代為辦理火化和開寵物追悼會的事宜。

  “我也想過直接掩埋的方法,但這樣做一方面可能對環境造成污染,不夠衛生,另一方面地下一片漆黑,又陰冷潮濕,尸體后期還會腐化。”唐小姐表示,自己不忍心陪伴了自己8年的“小牧”這樣走。“我已經把它當成家人了,就希望給它和人一樣的待遇。”

  最后,唐小姐選擇了遺體火化的方式,既體面干凈,又可以把骨灰留下保存。

  “小牧”走后,今年2月份,唐小姐選擇的寵物殯葬公司為它舉辦了道別儀式,伴隨著鮮花燭光,“小牧”被送進了火化爐。“不草率,很尊重。”這樣的結局讓唐小姐略感欣慰。

殯葬代理 行業不成熟,很多問題處于灰色地帶

  滬上有寵物的年輕人不在少數。那么一旦遇上寵物身后事,哪家機構會承接這一事務?具體操作流程又是怎樣的呢?記者開展了調查。

  Lucky是一家寵物店店主,因為朋友做寵物殯葬,所以常常扮演中間人的角色,向有需求的顧客介紹寵物殯葬,甚至有時也會代理整個殯葬流程,收費一般是小型犬800元左右,大型犬1500到3000元不等。

  “我接觸這個行業以來,一般每天都能做到一兩單寵物葬禮。現在我們的單子基本都是老顧客介紹過來的,而不是通過媒體或網絡傳播。”Lucky表示,做這行每天都要目睹寵物和主人的生離死別,剛開始他和朋友在心理上都是難以負荷的。

  布幾挽花圈,點幾盞燭光,當主人在火化臺邊和陪伴了自己多年的寵物告別時,一邊的司儀會低聲勸慰,“一路安好,天堂沒有病痛”、“來生再見,還是一家人”。在Lucky看來,很多主人和寵物感情已經超越了主仆關系,已然是割舍不下的親情。每每此時,他都會聯想到他的狗狗終有一天也會離他遠去,心中酸澀難以言表。“生意不需要多,維持生活就好,我們更看重寵物的一生能有個完美謝幕。”

  往常人們總把死去的寵物埋在家邊空曠的樹下或花園里,Lucky說這并不科學,因為生病死去的寵物掩埋后病毒還會傳染,對于周邊的其他小生命是不負責的。國家在每個城市也安排了一兩個焚燒點,但知道的人不多。“一場小小的追悼會,一個莊重的伴著鮮花燭臺的道別,讓主人最后目送它走向生命的終點,妥善處理寵物骨灰。這就是寵物殯葬所要做的。”

  說到寵物殯葬的未來,Lucky頗有幾分為難。他忿忿不平道:“從寵物銷售階段就缺乏規范,寵物的身后事更是少有人問津。寵物殯葬在中國還不算一個成熟行業,很多問題都處于灰色地帶無人管理,要走的路還很長,希望國家能規范寵物殯葬的相關事宜并重視推廣起來。”

  專家建議 寵物殯葬應設立一些法規

  寵物火化業務曾風行一時,很多商家都積極推廣,甚至有商家還提出豪華寵物殯葬的設想。但短短兩年過去情況有了不同,記者聯系上了數家寵物殯葬公司,他們幾乎都是一口回絕媒體采訪。有家機構聽到記者亮明身份表示希望采訪時,直接掛斷了電話。

  據Lucky透露,現在因為土地、建筑性質等原因,不少寵物殯葬基地不得不拆遷。記者隨后又聯系了數位律師,他們均表示,私人寵物殯葬現在仍處于法律灰色地帶,鮮有了解。

  而作為寵物殯葬的另一個重要環節,寵物墓地就更少有人關注。日前,記者暗訪了位于上海寶山、嘉定區的一家寵物殯葬代理商家。相關負責人表示:“現在上海不能給寵物土葬的,所以我們做的是樹葬。”所謂樹葬,就是單獨開辟一塊樹林,一只寵物一棵樹,將寵物的骨灰罐放在樹上。樹葬是論年收費,每5年收費3380元到3880元不等。

  據了解,上海地區的寵物墓地多是以樹葬的方式進行。有人建議給寵物開辟公墓,對此上海民政局相關人士的回應是,寵物公墓現在還沒有被列入殯葬的相關規定。

  復旦大學教授顧曉鳴建議給寵物殯葬設立一些法規。隨著申城養寵人群日益增多,社會提供寵物殯葬的服務,甚至形成寵物殯葬產業均是合理的。這對于人們寄托哀思,詩化生活都有很大幫助。

  [市動物無害化處理中心]

  應要求承接寵物火化最低只需花費5元

  對于很多市民疑惑的如何處理寵物尸體一事,記者隨后輾轉聯系到了市動物無害化處理中心主任章偉健。“我們是市政府全額撥款的事業單位,原本我們主要處理的是類似福喜問題肉、黃浦江漂浮死豬事件等,確保食品安全和城市安全。寵物火化只是為小眾市民服務的內容。前幾年有兩會提案專門提到了寵物處理的問題,也有市民紛紛反映不知哪里處理寵物的身后事,所以我們才承接了這一為民服務內容。”

  據章偉健介紹,每年市動物無害化處理中心火化的寵物數量是2-3萬條。他表示,處理中心在市中心城區有兩個接收點,方便城區市民將死亡的寵物送交處理。

  “火化完后,可讓市民將寵物骨灰直接帶回家。根據市民的需要,收費不等。如果不需要骨灰的僅收取5元處理費,需要的則根據骨灰量的多少、骨灰盒材質的不同,收取300到2000元不等的費用。我們設置了套餐服務滿足市民的需求。現場還設有寵物主人休息室,能看到寵物火化的全過程。”

  章偉健告訴記者,因為處理中心的知曉度不高,信息不透明,所以他們在每年的寵物展上向寵物主人告知,并收集調查表,定期也會到社區做宣傳。他說,現在有一些非法機構在私自運營寵物尸體火化的業務,但焚燒的條件不符合,無資質。“聽說有的機構收費很離譜,開出了一條5000元到一萬多元的高價。再譬如我們規定,如果不需要骨灰則只要收取5元成本費,也有個別機構開出一兩千元的收費。但這屬于你情我愿的市場行為,也無可厚非。”

  針對部分城郊結合部的寵物主人將死亡的寵物直接掩埋在小區花園里的情況。章偉健認為,首先,如果掩埋得較淺,則大熱天的時候容易腐爛,影響小區環境,造成整個小區有異味。如果是生病死亡的寵物,擅自掩埋,則可能因為相應的防疫措施不到位,對環境造成污染,進行病原體傳播,甚至有的致病微生物會導致人與動物共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