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物殯葬興起 監管現“灰色地帶”

網址:http://www.xinxiangtour.com瀏覽數:398 

    動物火化車。

  火化后還有骨灰盒。

  中安在線訊 據江淮晨報報道,對很多養寵物的人來說,與寵物的生離死別是最痛苦的時候,除了不舍,往往他們也不知道如何對待寵物的尸體,有時候只得草草掩埋了事。8月23日,江淮晨報、江淮網記者采訪獲悉,合肥首度出現了“寵物移動火化車”,可以為寵物做整容、遺體告別、火化、安葬等“一條龍”服務。但是記者走訪發現,類似的寵物殯葬服務還處于灰色地帶。盡管合肥寵物的數量越來越多,但在寵物的“身后事”上,還是處于監管空白。

  動物火化車上門服務收費不低

  “移動火化車”外表看起來和普通面包車無異,但是車廂里有一套火化設備。老郝是這輛面包車的主人。8月21日,他將一位小姑娘的死去的愛犬進行了火化。這是本月以來,老郝接到的第9筆單子,“比預期要好,算有個好的開頭。”他介紹,他們的總公司在寧波,那邊市場成熟,“一天能燒七八條”,如今想要開拓市場,合肥是他們看中的重要“據點”,因此兩個合伙人開著一輛火化車,今年7月匆忙來到合肥,掛上招牌就開張了,老板是他倆,員工也是他倆。

  價格不菲:單獨焚化千元上下

  老郝經營的寵物殯葬,價格是一個繞不過去的坎兒,他對外的報價,是完全參照“寧波標準”:寵物在5斤以內,800元;5-10斤,1000元,再往上,按照每增加10公斤收費增200元的方式,

  最終可以焚燒80斤以上的寵物,當然價格也是到了“議價”的范疇。

  “那寵物越大,當然燒的時間長,肯定收費要高一點對吧?”老郝說,在接到客戶的電話后,他們會直接把火化車開到客戶家門口,在火化車旁邊擺放鮮花,接過寵物的遺體,做一些適當的整容,再放進火化爐中焚燒,焚燒溫度在1400度,一般小型犬的火化時間在40分鐘左右,結束后待冷卻完將寵物骨灰搜集完交給主人。

  除了單獨火化,該公司還接受集體焚化,價格則在300――600元不等。這些都是在合肥市區的“上門價格”,如果想要到肥東、長豐等偏遠地區,老郝宣稱“加收路費200元”。

  包攬后續:老家山頭可做寵物墓

  火化只是老郝能提供的業務的一方面,面對市民的各類需求,老郝也推出了“墓葬”業務,他在老家弄了塊山頭,如果有市民在寵物火化后,想要有個“可以追憶”的地方,則可以把寵物骨灰葬過去,面對青山綠水,寵物主人還可以去看看。

  “就是完全模仿人類殯葬的,我們也能做‘一條龍’服務。”老郝說,只要寵物主人舍得花錢,都可以辦到。比如說,墓葬按照聯排型5800元、獨立型8800元、特制型12800元對外推出,每年的維護也就300元。

  不過,剛進駐市場,他還沒有接到市民有上述要求。不過,“寵物遺體整容”和“寵物遺體告別”倒是在火化車旁邊一并解決,“畢竟不是人類殯葬嘛,差不多就行了。”

   殯葬經濟:外地寵物殯葬收益不菲

  老郝來自安慶潛山,此前是做茶葉生意出身,后來又經營餐廚垃圾處理,如今在“跨界”進入寵物殯葬行業后,用他的話來說,“都是為了環保事業”。

  他說,一套車載火化爐,造價9萬多元,加上一輛面包車,還有特制的過濾排煙系統,讓寵物火化更便捷,更環保。“如果想要加盟,則需要不少錢”。當然,這種“一次性的投入”,帶來的是長期的收益。老郝是從寧波的總公司“出來單干”的,在寧波,平均一天能火化七八條寵物,日營收七八千元。

  “合肥這些年發展很快,養寵物的人也越來越多,寵物主人觀念也在變。”老郝說,按照樂觀的估計,在合肥干這行,“也能做到寧波的水平”。說到這里,他也在思考近兩個月來的業績和難處,“剛開始并沒有那么順利”。

  難點頗多:價格和接受程度難跨越

  老郝是7月1日正式對外營業的。7月4日,他接到第一筆單子,“是火化一只兔子”。

  那次,同樣是一個小姑娘,捧著一個寵物兔子,在家人的陪伴下找到老郝。老郝把火化車開到小姑娘家旁邊,很快便圍過來周邊好些居民。“你別在我家門口燒,像什么樣子!”、“你再開遠些吧,不吉利!”、“你們到底是干嘛的?”周邊居民一連串的驅趕,讓他倍感初創業的艱難。最終,老郝把火化車開到偏僻的角落,周邊確認“不影響到他人”后,他才開動機器,為寵物兔子做了火化。

  此外,老郝統計了一下,7月份他接到7筆生意,8月份接到9筆生意,“很多人問能不能便宜一點”。老郝也能理解,現在很多家庭在買寵物時,或許也不會花到千元左右,更何況為了解決他們的善后事,“花錢就更難了”。這樣的情況下,除非家人對寵物確實感情很深,一般人“不愿意掏這個錢”。

  寵物殯葬監管暫處于灰色地帶

  記者采訪發現,合肥北部有一家固體醫療廢棄物垃圾焚化點,市區不少醫療垃圾、動物尸體等,都會專門送到此處進行焚燒,焚燒可以發電,并且能夠有效滅絕細菌,防止疾病傳播。其中,合肥市部分寵物醫院也與該焚化點簽有協議,將寵物尸體打包送到該處進行焚燒。不過,街頭的寵物火化爐,是否具有相應的軟硬件條件?需要誰來監管?怎么樣加強行業自身規范?

  記者從合肥市畜牧水產局獲悉,動物死亡后,應當進行無害化處理后進行焚化或者深埋,焚化需要有資質的單位,深埋需要不低于地表80cm,撒上生石灰,遠離飲用水源、水井。在面對寵物殯葬的現象時,該局相關處室負責人介紹,對此新興事物不能一刀切,要加強監管和指導,讓他們拿出相應的資質和行業規范,并進行引導和規范。

  寵物殯葬,完全模仿人類殯葬的過程,在街頭焚化,到底需要哪些許可呢?記者進行了一番調查。

  移動火化車只能提供工商執照

  在老郝的辦公室內,醒目位置上掛著工商執照,除此之外,老郝并不能提供任何相關主管部門出具的許可證照。在面對記者的詢問時,老郝反復強調,“我們做的是環保事業,還加上慈善。”他說,就在記者前來采訪的3天前,他接到一個電話求助,最終在包河公園附近草叢里拖出來一只高度腐爛的流浪犬,腐爛的污水“快要流到河里去了,這肯定會污染水質的呀。”

  老郝說,在寵物死亡之后,主人埋到土壤里之后,會造成較大的水土污染,如果被翻出來后又會造成病菌傳播,假如被肉食動物食用后,更是會加大疾病的傳播,扔進垃圾桶隨之被送到垃圾填埋場填埋,也會成為極大的隱患。因此,按照老郝的期望,合肥市相關部門甚至可以將“處理街頭動物尸體”的活動付費交給他們,由他做好城市“清道夫”。

  現場,老郝根據寧波總公司的行業規范,打印了一份合肥寵物殯葬的行業準則,并想要報送合肥相關部門審定核準;此外,其自稱在老家一座山頭可以做“寵物墓葬”,不過也并沒有任何墓葬用地批文和許可。這也就意味著,老郝除了一份工商執照之外,并無任何合肥乃至安徽本土的證照許可。到底是他不愿意申辦還是辦不了?記者也進行了采訪。

  多部門稱“移動火化車”不在監管范圍

  記者聯系了合肥市民政局,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民政系統“只管人的殯葬,不管動物殯葬”。

  合肥市環保局相關負責人介紹,其焚化爐在焚燒過程中,可能會造成大氣污染。不過暫不知曉動物殯葬的焚化爐規格,建議經營者將焚化爐規格尺寸已經生產合格證等一應證件送到環保局窗口進行咨詢。

  合肥市動物疫防控制中心相關負責人介紹,對于貓、犬來說,可以免費接種狂犬病疫苗,在指定的免疫點就可以,但是動物死亡后,應當及時做好無害化處理,以免一些人畜共患的病菌傳播,帶來一些難以預測的不良后果。但是對于寵物殯葬,該中心稱“不好說,因為沒有先例可循”。